页面:
    字体:
    对比度:
关闭
今天是:

监控视频下的“魅影”

   发布日期:2019-07-12 17:51:38   
  • 打印

安装监控视频,是时下一项非常普遍的安防措施。特别是一些商店,通常都会安装多个摄像头多角度全方位监视室内,必要时可以提供实时查看或者倒查一定时间段的视频资料。2017年以来,在粤东山区五华县内多家商铺和民房中安装的监控视频都摄录到同样的如幽灵一般的“魅影”,而每每出现这抹“魅影”后,店铺和民房都会消失一些现金或其他物品。

快餐店的“客人”莫名离开了

陈某花在河东镇大新街经营一家快餐店,店内平时人来人往。因为开门做生意,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客人来,所以有时到楼上干点其他家务活,通常店门也敞开着。

2018年11月26日下午,陈某花在二楼晾衣服的时候,突然听到邻居在楼下大声喊“陈老板,来客人了”。陈某花心中一喜,赶紧晾完衣服下楼。可是下楼一看,发现一个人影都没有。经询问刚才热心的邻居,得知是一个年轻姑娘,刚刚离开快餐店。

正纳闷的陈某花听完邻居的话立即感觉不妙,打开收银台的抽屉检查,发现钱包里的钱少了400多元,于是怀疑是刚才那个“客人”趁店内一楼无人之机偷了钱。

陈某花立刻回放店里的监控视频,摄像头刚好拍下了被盗的全过程。虽然失盗的数目不大,但是陈某花还是报了警,并将视频资料提交给了前往调查的河东派出所民警。

放在衣柜里的钱包找不着了

水寨镇坝美村的周大叔所住的房子,是一幢三层钢筋混泥土民房,平时家中老母亲住在一楼。家中有老人,周大叔家白天不怎么锁门。

2019年1月9日,周大叔下班回到家后,到一楼其中一个房间的衣柜里拿钱包,包里有现金550元。明明是放在衣柜里,可是周大叔找了个遍也没找到钱包,于是打电话问老婆“有没有拿衣柜里的钱包”,他老婆说“没有拿”。

不但钱包没找到,周大叔还发现原本放在房间桌面上的3包芙蓉王香烟不见了。这时,周大叔马上意识到家里可能遭贼光顾了。经调取家里的监控视频回放,画面中显示当天下午2时许,有个陌生女子来过他家。

看到这名女子蹑手蹑脚鬼鬼祟祟的模样,周大叔断定自己的钱包和香烟就是此人所盗,于是迅速向公安机关报了警。

围蔽大卖场的布被剪开了

2019年1月,李老板的服装大卖场入驻五华奥园广场,大卖场内卖的是某品牌的羽绒服等应季衣物,生意还不错。晚上歇业时会用布把卖场围蔽起来,因为室内外都安装有监控视频,同时有保安会不定期巡逻,李老板对于卖场内衣物的安全问题还是蛮放心的。

然而,1月11日这天上午,李老板准备打开卖场准备营业时,赫然发现围蔽卖场的布被剪开了。经清点,少了几件羽绒服和几条裤子,于是赶紧回放前一晚歇业以来的监控视频资料。当看到当天早上7时许的画面时,一个年轻女子出现了。只见该女子在自己的大卖场附近转悠,转了一会不知用什么工具剪开了布,然后钻进卖场内,从收银台上拿来袋子把3件羽绒服和4条裤子装走了,后经物价部门核定价值2839元。

看完监控视频,李老板马上拨打110报了警。“一看录像片断中的那抹“魅影”,我们心里就有谱了。因为盗窃衣物的我们公安局的‘常客’杨某婷。”前往处警的水寨镇派出所民警说。

频频盗窃屡屡被抓不知悔改

监控视频下的那抹如幽灵般出没的“魅影”正是杨某婷(女,2002年出生,五华县河东镇人),2017年以来,她因为频频“第三只手”盗窃他人财物,成了五华县公安局的“常客”。

2017年9月至2018年8月期间,杨某婷曾经6次参与盗窃被公安机关抓获,但均因未满16周岁被处以行政拘留不执行。

2019年1月11日又因涉嫌盗窃被水寨镇派出所抓获,且供认多次作案,已满16周岁的杨某婷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后被检察院批准逮捕,因为怀孕被取保候审,后其在父亲的陪同下到医院把胎儿打掉。然而在取保候审期间,杨某婷不思悔改,2019年6月参与盗窃被锡坑派出所抓获,再次被羁押于看守所。

“只要是杨某婷参与的案件,从事主家提取的视频中,凭一个侧影我们就能辨别出是否为杨某婷。”一位多次办理过关于杨某婷盗窃案的民警介绍。

泪水能否洗刷不光彩的昨天

6月18日,笔者走进看守所采访了她。眼前的杨某婷外穿印有“华看”字眼的黄马甲,而里面穿着的衣服,不似她这个年龄段女孩子穿的,一问才知道自被羁押在看守所以来,她的父母没有送过衣服给她,没有换洗的衣服,所穿衣物都是同监仓的女性犯罪嫌疑人送给她的。

让人出乎意料之外的是,笔者与她刚交谈没几句,她眼里的泪水像决了堤似的,哭得稀里哗啦,这跟被抓后曾在讯问室里故意屎尿“失禁”的她完全像两个人。

“爸妈可能对我彻底寒心了!”杨某婷抹着眼泪说。原来杨某婷起初参与盗窃被公安机关抓获后被讯问期间,她的父母作为监护人,接到办案单位的通知后会有一方准时到场,但渐渐地她的父母就拒绝到场了,办案单位不得不聘请有关镇政府司法所等女性工作人员到场。

当笔者问及“为什么要频频盗窃他人财物”时,杨某婷回答“为了维持日常生活”。杨某婷说她平时住宾馆,已经很久没有回过家了,也没有找工作,为了维持日常的吃穿住行等开销,便出去偷,觉得这样来钱快。

有了第一次,便有第二次……如今,杨某婷自己都记不清已是第几次被民警抓获,虽然屡屡被抓,每次落网后民警都会不厌其烦给予法律教育,但手里没钱花销时又会伸出“第三只手”。

“我再也不去偷了,出去之后就找份工作自食其力。”杨某婷哭着说。但愿杨某婷有朝一日重获自由的时候,能够自食其力真正回归社会,用勤劳的双手书写人生新的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