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字体:
    对比度:
关闭
今天是:
网站支持IPv6 | 无障碍版 | 繁體版 | 手机版
当前位置 : 首页 > 信息公开 > 工作动态 > 法治在线

暗杀、投毒、爆破,全盘托出军统“特务训练营”!

来源:中央政法委长安剑    发布日期:2021-06-19 12:08:11    浏览:-  
  • 打印

陕西汉中东郊,十八里铺陈家营,一座戒备森严的深宅大院,深夜里不时传出“鬼哭狼嚎”之声。

 

国民党军统正在这里举办所谓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天水行营战时游击干部训练班”。而在周围村民看来,这个令人望而生畏的院落,更像是一个只进不出的“疯人院”。

 

在这里,理发、剃须、洗澡是被明令禁止的,就连上厕所也受到严格的控制。回想被骗至此,几个月来经历的种种,这个实际上是军统的“死间”培训班,让吴南山感到不寒而栗。

 

1940年10月,受国民党军统派遣,潜入陇东革命根据地的吴南山,决定向中共党组织和盘托出这个军统“特务训练营”的一切。国民党特务机关精心布设的一盘棋,终于浮出水面。

 

图片

吴南山

 

暗杀、投毒、爆破

——军统的“特务训练营”


1939年9月起,在毗邻陕甘宁边区的“国统区”,军统以培训抗日干部为名招收学员,学成后实施打入计划,潜入延安收集中共高层情报。这个由军统直接控制的训练班,又称“汉中特种技术训练班”,简称“汉训班”,对外绝对保密。

 

“汉训班”主任由军统头子戴笠兼任,班务具体事宜则由原军统局上海行动组组长程慕颐负责,曾打入延安的特务在此教授“中共问题”,一批身怀绝技的军统专家是这里的特技教官。

 

图片

军统特务头子戴笠

 

“汉训班”学员要学习的特务专业课程,包括政治侦察、射击学、擒拿术、化妆术、隐身法,还要接受爆破、暗杀、投毒等技能培训,学会用米汤、矾水、唾液、浆糊等书写,以碘酒、火烤、水浸等方法显现的操作要领,掌握万能显影液配方和情报加密等技能。

 

这里戒备森严、没有自由,经常有人突然“失踪”。所有学员的归宿只有一个——“生进死出”——潜伏到解放区革命根据地当“死间”。

 

从1939年9月成立,到1941年3月停办,“汉训班”共招收9期学员。由“汉训班”毕业生组成的军统特别侦察组,相继被派入延安及各抗日根据地,伺机从事破坏活动。

 

不久,这些军统特别侦察组扩编为军统特别侦察站,陕甘宁边区特侦站下辖延安、府谷、环县、韩城等19个特侦组,其纲领为“打入要害、长期潜伏、搜集情报、伺机行动”,而“行动”则是军统“暗杀”的隐语。

 

至1942年5月,“汉训班”毕业、训练有素的军统特务,已潜入军委二局、联防司令部、陕西省委、陕甘宁边区保安处、绥德专署、陇东专署等要害部门。他们大都身怀爆破、投毒、暗杀等技能,随时可能发起行动。

 

这个国民党军统的特务组织,已经对边区安全形成了巨大威胁!


将计就计“钓”“诱”“查”

——转身成为“谍中谍”的吴南山


吴南山早年在庆阳县樊家庙小学任教,因经常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救亡宣传活动,丢掉了工作。1940年春,吴南山被同事骗至“汉训班”,本以为是学习抗日,结果每天听到的都是“反共”宣传。几个月的受训经历,让他对国民党特务深感厌恶。

 

1940年10月,从“汉训班”毕业被派潜回庆阳县后,吴南山很快向中共陇东地委报告了自己的经历,上交了带回的“万能显影液”、“通讯密码”和“汉训班”情况的书面材料。

 

为了验证吴南山的投诚真伪,在陇东保安科协助科长李甫山工作的赵苍璧,让人将一份情报交给吴南山,随后派人截查交通,未发现其夹带情报,从而证明了他的可靠性。

 

图片

李甫山

 

吴南山交代的情况,让陇东党组织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迅速上报延安。中央社会部认为案情特别重大,决定立即组织侦破。

 

获悉国民党军统的如意算盘后,陇东地委表面上不动声色,实际已将吴南山吸收为陇东保安科的秘密外勤人员,让他继续与军统特务组织保持联系,公开身份还是教师。1941年春,根据吴南山的工作能力,也为了掩护他开展工作,边区政府任命他为庆阳县教育科科长。

 

此后,吴南山利用自身的特殊条件,在李甫山、赵苍璧布置下,运用“钓”“诱”“查”三种手段,引出了“汉训班”潜入根据地的一个又一个特务。

 

图片

赵苍璧

 

钓——通过与西安的正常联系引敌上钩——吴南山用化学密写向西安通信,说有情报上报。军统随即派员前来接洽,贺铸、刘志诚等人先后进入视线。而所谓的“情报”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甚至虚构的情况。

 

诱——利用公开的科长身份诱敌投靠——军统试图在陕甘宁边区建组,派高巍等三人来到陇东。一时找不到掩护身份的高巍,主动找到吴南山,吴南山便以科长身份把三人安排到中学任教,将其纳入了控制范围。

 

查——利用曾在“汉训班”受训的条件主动发现特务——吴南山到专署办事遇到了第四期学员郑崇义,此人已潜入专署秘书科当文书。郑崇义的情况也被掌握。

 

1941年10月,吴南山参加完教育科长会议,在从延安返回庆阳的路上,遇到了“老同学”祁三益。正是这次偶遇,带来了彻底侦破“汉训班”特务案的重要机遇。

 

顺藤摸瓜、一网打尽

——抓获敌特32人


祁三益是军统派遣特务延安联络组的副组长,曾在1940年3月与吴南山一起受训,精通爆破技术,号称“爆破大王”,后留“汉训班”当特技教官,这次去延安,“是想上学或者找个工作”。吴南山提出,不如先去庆阳找个差事,再作打算,于是把祁三益带回了庆阳。

 

在庆阳待了20多天,祁三益没有新的动作,只是不断催促吴南山办去延安的手续,说“再迟就要误事”。

 

祁三益急于去延安联络,难道延安有大批潜伏特务?得知这一消息的边区保安处,急派“东方福尔摩斯”布鲁赶往庆阳——抓捕祁三益,突击审讯!

 

图片

布鲁在延安

 

被捕后,祁三益很快交代了他的任务,是把分散在延安各单位的潜伏人员联络起来搞行动,而想想祁三益“爆破大王”的名号,布鲁等人惊出一身冷汗。更令布鲁吃惊的是,这次与他随行的工作人员李峰壁,竟也是“汉训班”打入的特务。

 

图片

陕甘宁边区政府保安处旧址

 

随着祁三益的投诚,陕甘宁边区保安处在军统西安特侦站里有了“内线”。祁三益直接认识多期学员,又是上级指定的联络员,通过祁三益识别特务相当方便。布鲁把祁三益安排在延安新市场附近的学校工作,要求他继续完成联络任务,在延安城里查找“汉训班”特务。

 

延安新市场是延安的热闹地方,各色人等频繁出入。成天在市场游逛的祁三益,很快有了发现——军统西北特侦站延安组的联络员杨朋、李春茂,先后被他识别发现。通过特侦站延安组的三个联络员祁三益、杨朋、李春茂,边区保安处又掌控了一批潜伏特务。

 

图片

延安新市场

 

1942年“五一”劳动节,延安各界在南关大操场举行庆祝大会。李春茂一眼发现了人群中的赵秀,他是西北特侦站派到延安的总联络员!至此,军统西北特侦站延安组的所有骨干,均已被边区保安处掌控。

 

这一年的5月间,陕甘宁边区保安处已基本掌握了“汉训班”在边区的全部潜伏情况,中央社会部和边区保安处决定收网,实施逮捕。

 

1942年底,“汉训班”案件全案告破,共发现军统潜伏特务32人。

 

此案被称为“延安反特第一案”。